您的位置:首页 >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案例
107.李某不服《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案
青海省政府法制办公室:http://www.qhfz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5/10/29 14:53:46    

李某不服《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案

  【基本案情】 

申请人:刘某,女,1967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青海某药店销售员,住西宁市城中区南川东路,系焦某之妻

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青海某地毯有限公司。    

申请人刘某因不服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4年9月12日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4年9月19日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申请人李某认为:一、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焦某不属于工伤事实不清。2013年9月11日,焦某经第三人公司领导的同意到四川甘孜州石渠县色须寺销售公司生产的地毯。2013年9月20日19时40分,焦某在销售地毯现场突发疾病身体出现不适不慎摔倒,经现场掐人中穴后苏醒,但其表述仍然胸口阵痛、气闷,即送回所住宾馆休息。因当地没有医院其同事便电话向第三人市场部经理史某报告关于焦某在售货过程中身体突发疾病的情况,提出焦某需要乘飞机回西宁治疗。征得同意后,焦某在妻子的陪同下,由同事王某驾车从石渠县色须寺送往玉树机场返回西宁。焦某到达西宁曹家堡机场的时间是2013年9月21日16时50分,由于医院已经下班,焦某便于当晚18时许直接回家休息。次日上午8时44分,焦某到青海仁济医院就诊并住院治疗。当日下午17时在注射第五组静脉药物时,突然出现抽搐,经抢救无效于18时10分许病逝。二、焦某因公出差突发疾病,回西宁经住院治疗后在48小时内死亡,应视同工伤。焦某在工作时间突发疾病晕倒,返回西宁后回家休息,次日前往医院诊治中死亡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其行为符合常理,且又是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应当视同工伤。故请求复议机关依法撤销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宁人社不予认字 [2014]63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重新作出。

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所称的理由不能成立,被申请人在接到焦某亲属的工伤认定申请后,按照《工伤认定办法》规定于2013年10月31日向焦某的用人单位青海某地毯有限公司下发了举证通知书、告知权利通知书。用人单位在举证过程中提交的证据与焦某的妻子所述情况一致,证实焦某是出差回家休息后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规定,因此,不予视同为因工死亡。故被申请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规适当,程序合法,请求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行政复议机关认为:对于焦某经第三人同意后到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色须寺销售地毯时突然晕倒的事实均不存在异议,争议的焦点是焦某到达西宁后回家而没有直接住院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本案中,虽然焦某到西宁后回家休息而没有直接入院治疗,但并不能否定其疾病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的事实,只是由于当地的医疗条件及客观原因,且每个人对于疾病突发的身体反应与忍受力不同而没有及时入院接受治疗,加上死亡证明是心源性猝死与高海拔工作有密不可分的关联况。另外,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劳社部函〔2004〕256号)之规定:“48小时的起算时间,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的起算时间”,焦佩升初次诊断时间为2013年9月22日上午8时44分,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8时10分许病逝,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因此被申请人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撤销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焦点问题评析】

  一、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对法律条文的解读上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理解与适用上。一种观点认为:在工作过程中身体感到不适,没有直接就诊而是先回家后才去医院既不能确诊为何种疾病,更无法确定为突发疾病,因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情形,不属于工伤。另一种观点认为,在工作过程中身体出现了不适,虽在发病之后因为条件不允许没有直接去医院抢救,但死亡与发病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并且死亡时间发生在突发疾病后的48小时之内,完全符合工作过程中突发疾病的特征,因此应该认定为工伤。首先分析一下《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该条既没有指出突发疾病的类型,不能排除职工原有或已有疾病而在工作岗位、工作时间突发的情形,也没有具体就诊方式,不能认为只有就近就医后死亡才可以视同工伤,往返住所进行或长或短的停留和休息之后再到医院就医就不能视同工伤。就本案来说焦某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晕倒,返回西宁后回家休息,次日前往医院诊治中死亡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其行为符合常理,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且又是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应当认定为工伤。

  二、《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一项的限制性规定

虽然从《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看,建立工伤保险制度,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以维护弱势群体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但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解释。本案中,由于焦某是在高海拔地区的一个寺庙里工作时突发疾病且当地没有医疗条件救助才回家休息后去医院的,若当地医疗条件很好,焦某肯定会及时就医而不会回家后才去医院。所以对于特殊案件我们应当根据客观的环境进行分析,而不能一味的把回家后就医死亡的案例一律归为工伤,这样不仅违背了该条的立法本意,也会损害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办案体会】

  一、《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一项的立法本意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视同工伤。客观地看,该条款的设定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立法者对劳动者群体的保护精神。对劳动者而言,“病”和“伤”的保护一般是属于不同的法律规范和政策调整范畴的,《工伤保险条例》保护的是因工作中遭受事故而发生伤害的情形,而疾病应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保护的范围。立法者在《工伤保险条例》的第十五条第(一)项中将“突发疾病”纳入工伤保护的范畴,虽然限定了一些条件,但这样的立法即使与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立法相比,也是有所突破和超前的。“48小时”是立法者是为了避免将突发疾病无限制地扩大到工伤保险的范围而作出的限制性规定。当然,很难说这个“48小时”就是一个科学、合理的时限。如果必须要一个时限的话,立法所能追求的,只能是相对合理。在现实中,该规定引发许多法律尴尬和道德伦理思考。首先,“抢救无效”如何来认定。我国目前并未有脑死亡的具体标准,用人单位完全可以凭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病人(员工)的死亡时间拖至48小时以后,而且完全可以在48小时后放弃治疗。这将严重有损职工及其家属的利益。而另一方面,若家属认为患者抢救无效,可能会在48小时内放弃治疗,从而获得工伤赔偿的依据。这在道德伦理上,将引起诸多尴尬。其次,以48小时为界线,那48小时之后死亡是否就能改变其因工作而死亡的性质?这注定将成为其合理性的最大质疑点。

  二、把握案件事实,正确理解法律、法规

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法规,对于能否作出正确的办案结论有直接影响。本案的关键在于劳动部门认定申请人所受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视同工伤的情形是否正确。在实际办案中办案人员应当围绕《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展开调查。既要看被申请人认定不属于工伤的证据是否充分,也要看属于工伤的证据是否完备,特殊案件特殊分析。